“苦熬”鸟的传说

早晨,刚从睡梦中醒来,宿舍外的小树林里,就传来了凄厉婉转的鸟叫“苦熬…苦熬…苦啊…苦”,悲悲切切划过长空,让人心生寒凉。原本这是故乡的鸟,虽未见过真容,却听惯了它的叫声,难它也随我来到了这陌生的地方,在鸟的世界里打工,还是本地也有此种生物,疑问,永这是疑问!

老人常说,初夏要种麻的季节,“苦熬……苦熬”的叫声越?⒗鳎?驮な菊庖荒杲?崆肥眨?┟癖匦胱骱冒ざ龅乃枷胱急福?⒁饨诩罅恕2还??庑┒际枪?サ氖铝恕6?裉焖?慕猩???嵊性跹?脑ぱ裕?坏枚???残碚?诜⑸??/p>

“苦熬”鸟到底是怎样的由来,还得我慢慢说来。年青时随妻子看望岳父时,听他讲过这古老的传说,说到伤心处还动情落泪。而岳母总是一脸不悦:“你讲多少遍了”。细问才知,原来岳父前妻的遗子,已成家立业,素来与岳母关系紧张,据说他年幼时曾遭不公,不能与她自己的儿女一视同人,让岳父有苦说不出,常叙叨这则故事也是为了告戒岳母……不说了,还是话回正题吧。

很久以前,山中一男子之妻因病去世,撇下儿子守成,山后一农妇又中年丧偶,在媒婆的撮合下,农妇携子佳宝改嫁到这户人家,自然欢天喜地,日子过的很有起色。可是好景不长,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迷信认为该女命中克夫。一个下午,天色近晚,丈夫收工回来见家中无柴,忙进山斫砍,因天黑路险不慎跌崖身亡。没了顶粱柱,还算富足的家庭日渐没落,日子过的捉襟见肘,一切都显得不顺心。歹毒的农妇自然就把气撒在守成身,重活杂活全由他干,一旦慢了、晚了免不掉恶言秽语,甚者要受皮肉之苦。而对自己的佳宝却疼爱有加,以至游手好闲。一晃过了几年,贪婪的老妇闪过一丝邪念,日子越来越艰难,何不让自己的佳宝独享家产!为此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费尽心机。终于一条让外人看不出破绽的毒计诞生了。

东山尽头有块地,杂草从生贫脊乏耕,就让守成去种。南山坡下也有一块地,自然肥沃适种,就让佳宝去。看似也极具公道、不偏不依,让别人也无话可说。日月如梭,到了下种的季节,母亲为他们准备好行囊,将生熟麻种分别递与兄弟二人,并嘱咐再三:“都老大不小了,正是学耕作播种的时候,今将麻种交与你们,此去三年,种成则返,无收就留山上不得返回”!母亲的话如同圣旨,二人领命上路。

昼行夜宿,一同行约百里,天空突然下起大雨,兄弟二人躲在神庙里避雨,谁知道这雨下起来没头没尾,一连半月不停,带的干粮所剩无几,已是饥肠噜噜,难奈雨日的佳宝哪受过这种洋罪呀,聪明的他想到了耕种用的麻籽,顺手嚼了几粒,又涩又苦极其难吃,他又将手伸进哥哥守成的麻籽袋,也尝了几颗,竟然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又香又脆,于是开始抱怨母亲,我是你亲儿子呀!你给哥哥的麻籽香脆可口,给我的却涩苦难吃,你不该啊!没吃过苦的佳宝怕路上挨饿,执意与并不知情的守成交换麻种,无奈,善良的守成让弟弟随了心愿。雨终于停了,兄弟在岔路口别过,各奔前程。

哥哥守成到了东山那块地里,早出晚归辛勤劳作,把荒草收拾的干干净净,种下的胡麻绿郁葱葱,丰收在望。而佳宝也把在路上吃剩的麻种播到了肥沃的地里,其结果可想而知。三年已过,守成带着收获的胡麻回到家,母亲一脸愕然,颠三倒四的问候,竟让守成懵了起来,忽然,院墙上一阵扑动,落下一只鸟来,高声哀鸣:“苦啊…苦熬,苦啊…苦熬,娘炒麻籽谁知道…”,“苦啊…苦熬,苦啊…苦熬,娘炒麻籽谁知道…”,母亲闻听此声,自知铸成大错,说了声:“佳宝啊,是娘害了你……”,旋即羞愧气绝而亡……

这是一则悲情的寓言故事,也是一篇劝世良言,守成的继母出于自私和贪婪,失去了母爱的本能。其子是子,汝子是刺,非拔不可,百般虐待,欲除之而后快。这残存的原始兽性,终害人害已,落得个千古骂名。试想今天,我等前朝遗民,连熟麻籽也没得到,生麻籽也全给当权者亲子徒孙,到时变成“苦熬”鸟将是我们……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苦熬”鸟的传说
上一篇:寿光.散记
下一篇:春天里的睡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