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愿做金岳霖,深爱一人不变心

黄昏的余光打着迤逦的光影拖曳在这片土地上,恍惚中,亦摇曳进了心里,渲染着不可言知的情愫。

这是不是近黄昏的味道,我不知晓。我只知道我此刻的心绪便是被这氤氲着昏黄的光影给拂动了,仿佛带着伤春悲秋的韵味走近了这已温暖了流年的初夏。

此时已是人间的四月天,漾着醉人的芳菲,是湖中茕茕而立的白莲,绝世而独立,如是不食人间烟火。

而那个如仙子般的女子,便是这四月的莲,是这四月的暖,是这四月的天。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想到这句话就能想到那个如莲般的女子,而想到那个如莲女子,亦是能及时在脑海中落拓出这句话。

而不管是念想提到了这句话,还是念叨到了那个女子,皆是能够聚神出那个面容微微消瘦,而身躯万古挺立着,终身孑然一身的男人。

“此情只应天上有,今闻竟在人世间。”

这是世人给他赞誉,却也是那般的名副其实。

金岳霖这个男子,那么一爱,是真正的至死方休,是真正的白头到老,哪怕在这场人生的杜戏始终只有他一人,来等到曲终人散。

而对于林徽因这个以端然的姿态俯视人间的女子,我亦是以仰望的姿态来瞻仰云端。

对于这个绝世的才女,我亦会对自己的年龄感到厌恶,不能亲眼见她一面,是我毕生的遗憾。

而谈及她一生中所遇见的三个男人,三段感情,我不与多言。毕竟已是隔了许多岁月的人,别说从没见过她一面,就算是见了,又怎能够明白她之所想。

一个人的感情是最单纯的,也是最复杂的。便是明白了她皆爱着这三个男人,那又怎样。她有这个资格爱,而那三人亦有资格被爱。

多情风流的徐志摩;稳重温柔的梁思成;还有那矢志不渝金岳霖,哪一个不是这世间少有的好男儿。

而这三人却皆是纠缠于命数之中,被那命理紧紧的缠绕在了人间的四月天里,牵扯在了那个有着绝世才情和恬淡性情的女子身上。这是一种命运的绝世烟火,又何尝不是一种命运的悲哀。

然而,这三人,我唯独对金岳霖这个男子动了情,为之泪眼朦胧,为之心有不甘,为之钦佩万重。

是啊,人世间怎会有这样的男子,有着满腹的才情,却也有着满心的痴情。

是的,他没有徐志摩的满腹诗论,多情烂漫;是的,他没有梁思成的沉稳敦厚,现世安稳;可是,他给予林徽因的又会少吗?

所以,徐志摩与张幼仪离婚后,却是爱上了那个亦是有着绝世才情的陆小曼;林徽因死后,梁思成亦娶了新欢;只有那么一人,此生只爱了那么一个女人,为她终身不娶,为她爱了个心甘情愿,那个人,叫做金岳霖。

不是说徐志摩和梁思成对林徽因的爱不及金岳霖,三人对林徽因的爱或许都是平等的。徐志摩为了赶上林徽因的一场演讲,乘飞机登上青天,却是自此杳无音讯,生死一方,再相逢已是隔世;梁思成亦陪着林徽因走了她这一生最久的时间,他亦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她,给了她一个现世安稳。

我实在不愿拿这三个男子再做比较。因为爱是比较不得的,爱了便是爱了,那又何须多言。

而此文,我只是为金岳霖对林徽因的爱情有所感动,仅此而已。我也仅是发表自己的感想,仅是对于金岳霖这个男人。

而你要问我,这种爱情是什么?

我也只能说,爱情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金岳霖对林徽因的爱,如白落梅在《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中所说:“别人对你付出,是因为别人欢喜;你对别人付出,是因为自己甘愿。”

如此,金岳霖的爱,仅是自己甘愿,仅是求一个爱的心甘情愿。

真的,爱一个人无需多想,无需多求,那种不需回报的付出,才是真正的爱了。

如此爱情,不能言明,却是能流传百世,敬仰万年。

所以,爱一个人,最美的不是我爱你,亦不是在一起,而是我想你。

我爱你,只因为你是我这命数里躲不开的劫,如此罢了。

我爱你,就算使用了这毕生的虔诚,来等你一次转身,那又如何。

这段时间我迷上了一首歌,叫做《万古人间四月天》,而后面跟了几个字——记金岳霖。想来,这世上不仅我一人钦佩着这位被林徽因子女喊着“金爸”的老人,这位提下“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的老人。

而对于林徽因给予金岳霖的爱,我只有深深的惋惜,我亦有不甘,因我不能像金岳霖一样大度,我也是一个自私的男子,没有经过沧海桑田,不懂得世间冷暖。

想来,白落梅那段‘其实人间情爱莫过如此,你爱我,我爱他,他爱你。你爱的人未必会爱你,爱你的人你未必会爱他。相爱的人未必可以在一起,不相爱的人在一起未必不会幸福。’是有着深刻含义的吧。

其实,这世间的爱情也便是如此,爱与不爱,全凭一个缘字,你是我躲不过的命数,我别无他法,只能爱你,我爱你,却不能在一起,这亦是我的命。

所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而缘分和命运皆是虚无缥缈的,如金岳霖也不能以他所擅长的逻辑论来推演出能否和一个人数地老天荒,看细水长流。不能推演出爱一个人的期限,与爱一个人是否值当。

所以他无从得知,他这么一爱便是爱了一辈子。

所以,爱一个人,如不能爱一辈子,那便不要有开始。

因为爱一个人是一场修行,百年是短,千年不长。

你修不了这场命途,那便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而金岳霖对林徽因的爱,亦是绝美的。

他从没对她承诺过海誓山盟,因为她有着另一个人的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林徽因不能和金岳霖在一起,也是这两人的命数。这命数,就像是开一把锁,扭错了方向,是永远打不开的,也便永远迈不进那执子之手的结局。

而每一个故事的前奏总是渲染着不得而知的落寞,直到结局也只字不提,仿若从未出现过的曾经,所在乎的那种结果,亦只是过眼云烟。

像这般,金岳霖许不许下那虚无缥缈的誓约又有何意义呢。

说爱我,不需要承诺,爱一个人又何须多说。

金岳霖便是以他毕生的岁月来证明了这句话,爱一个人说的再多又有何用,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承诺着天荒地老,可又有多少人输给了这句话。

这世上,还是有许多爱情徒有其表,还是有许多男人随意许诺而不能兑现,时光有时候就是滤网,过滤掉爱情中虚有的,只留下现实,粗略的无法直视!

而金岳霖却是让这时光替他承诺,他的爱情,是时光所带不走的爱情,千年如此,万载亦如此。

他爱一个人的性情是极好的,我不会刻意去记起你,也不会刻意去忘记你,一切随缘,行与不行,让时间来证明。

所谓的爱一个人请深爱,便是这般,这世间的天荒地老最终却都是输给了流年,如此,我于你的爱,便让这时光来替我承诺,让这流年来替我证明。

而有时候,故事终是会不称心如意,可是遇见你,就足以把我所有遗憾给填埋,不用去理会结局如何。

如此,我可以想象的到,那有着绝世才华的男子嘴角衔着温柔的微笑,以坦然的姿态,默默的注视着那个宛若白莲,出尘如仙的女子,这么一望,便是一辈子的光阴。

而对于林徽因着绝世的女子,我亦是生着仰慕。但这流年却也替我证明了,我与她的缘,隔着了近一个世纪的岁月。

但如有朝一日,我能遇见似这样的女子,我会毅然去爱,到撕心裂肺,然后决然转身,便一去天涯。

此等的女子,爱过了便安好,与她蹉跎岁月,怕是我所承受不起之重。

逝者已去,望而轻提,对于过去的那些惊艳时光的人,我们微微悼念与怀思便好。

像是对于回忆,也不必过多念想,想多了,那只会徒添愁绪。

但对于现在的我们,亦是在念想爱情中蹉跎时光,现在的我们,或许正在步履蹒跚般的学着如何去爱一人,或许亦在感叹爱情这个字眼,那么美好,可又那么可怕,充满着未知的未来。

或许吧,在我们的生命中都可能遇见一个爱的人,爱上一个错的人,错过一个对的人。可关键是,你不知道你所遇见的那个人,在以后会是你什么样的人。

光阴总是在不经意间老去,而我们,又是否都能够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了对的人。

如是,那请认真的去爱,然后让这岁月来替你承诺。

也请相信岁月终是会给你一个最好的答案。

而我!

此生愿做金岳霖,深爱一人不变心。

也愿我爱的人,一生安康,永世安好。

还有,谢谢你让我爱上你。

——2014年4月26夜记

(原创作者:贫道是魔)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此生愿做金岳霖,深爱一人不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