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沟

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打破了往常宁静的夜晚,月光如水,铺满大块小块的田野。屋外的老狗,忠实的守护住一家人的安危。隔一段时间,叫上几声,威慑那些暗夜里行走的小怪物。

往日,孙儿两人围着火塘,听爷爷讲述过去的往事。此时,孩子会乖乖的听着,跟着爷爷的故事,走遍那些风浪起伏的岁月。

今夜,老头子一个人落寞的抽着旱烟,断断续续的往火塘里加木炭,蹿升起火焰,溅起阵阵火星,又瞬间在黑夜里消失。

那条老狗,识趣的伏在火塘边,偶尔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一切,又放心的打了盹儿。仿佛,这样的夜,最适合沉静的修眠。

夜色,墨一样困住这片苍茫的大山,似混沌初开的天地,火塘边的火苗,隐隐约约照亮一片,又瞬间消融在黑夜里。老头子烟筒里的咕噜声,和坐在门槛上,把弄收音机的孩子,嘴里念叨着含糊不清的词儿。

前些天,家里来了一个外人,扛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会发光,会传出声音。远方,第一次在这儿有了清晰的印象。那儿,灯红酒绿,行人如织。

那个行人,临走时离下一个叫做收音机的东西,据说可以收听远方虚无缥缈的东西,从此黑夜就不怕落寞了。

老头子,看了看留在手里的玩样儿,觉得没什么乐趣,便一下将这东西丢给了小孩。谁知,小孩子爱玩,即从此机不离手。渐渐习惯坐在门槛上,听远方传来的声音。

于是,那颗原本无知的心,慢慢对外界有了憧憬,恨不得走到那客人说的远方,看看所谓的不夜城,和银幕上跳动的故事。

这一夜,老头子唤过小孩,试图用他的故事,吸引他的注意力。他自觉得发挥很好,而且还加了许多精彩的情节。

可惜,他的故事不再有吸引力。唯有,那矮小的,笨重的盒子,细细絮絮的发出的声音。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久。夜变得越来越沉静,他们开始有了争吵,有了各自的心事。

他的故事,慢慢埋在了心里,不再有人倾听;他的心事,成了远方的牵挂。

老头子,收起了烟袋,伫立在门口。月色,又在田野里漫开来,又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孩子伏在门槛上,抱着收音机睡着了,广播里传来阵阵声音。

“ 今夜,局部有雨,起风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代沟
上一篇:鬼,人,神
下一篇:袅袅的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