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尔一场旅行

第一节

迷迷糊糊中手机响了,在床头上摸索着把手机搭在耳朵上,“喂,哪位?”小米香梦中的睡眼舍不得苏醒。

“还能听出来我是谁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

小米不舍的揉揉了眼睛,看了一眼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声音有些熟悉,不过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心里暗自猜想。

“听不出来了?。勘康埃?沂翘乒?健?rdquo;电话那头的男孩略有失落地说道。

“唐果?”小米一下子坐从床上了起来,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圆脸宽额,高鼻梁,一头乌黑卷曲的头发,挺俊气的。只是耳朵长得老长,微有不对称,可老人们说,那是“佛相”,有福气的男孩模样,立刻出现在我眼前。

“怎么是你呀?”小米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什么意思?不欢迎么?”唐果说道,他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又厚重又耐听。

“怎么会不欢迎呢,只不过是多多少少有些意外罢了。”小米打开床头灯,已经夜里零点时分了。

“哈哈,我可不管你欢不欢迎,想起你就打给你喽。”唐果喜悦的说道,“没想到你的电话还能打通。”

“呵呵”小米有点不知所措的干笑了两声。

“我们有好久没联系了吧。”唐果的说道

“恩,差不多有3年多了吧。”小米回答道。

“什么记性咯?是3年零6个月换句话就是三年半了。”电话那头失落说道,“自从那次我表白失败后,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我算了一下,到现在正好是3年零6个月。”

“呃…呃…”小米有些心慌意乱,没想到唐果3年后的第一个电话就提起了这件事,小米显然有些招架不住。

“是不是知道是我被甜到了,我都不怕羞,你到扭捏不安了,还和以前一样,小女孩姿态。不过我最喜欢了。”3年后的唐果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甜,这种甜时常让小米无言,不过听着唐果甜言,心中却是暖暖的,似乎现在的唐果还是那个“佛相”,穿着白衬衣,一脸来自天然的和蔼,对小米既温柔又体贴的那个男孩。

第二节

唐果是小米大二时的同桌,刚开始做同桌的时候,两个星期都没说过一句话,小米甚至感觉和唐果坐同桌是一件十分别扭的事情,他们是没有什么公共语言的:唐果来自城市,小米来自农村,唐果学习成绩很好,小米学习成绩普通。唐果是老师的宠儿,小米则是蜷缩在一角的弃儿。唐果高高在云端,小米趴在小水塘,除了每天小米入座,唐果把椅子向前抬一下外,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的。

这种别扭情绪一直持续到一周后的一节高数课,那节课小米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潜意识里小米感觉到了讲师在提问题,迷糊中小米猛地站了起来,果不其然,老师一双小眼睛透过白白的玻璃片瞪着小米。

小米超强的潜意识能让她快速的站了起来,却不知道讲师叫她站起来所谓何事,小米茫然的看着高数老师,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正当小米不知所措的时候,感觉有一张试卷悄悄的放到她的手背上,一支圆珠笔正指着一道几何题,一只修长的手攥着圆珠笔的另一头,小米拿起试卷,照着上面的答案念了一遍,高数讲师听完后点了点头示意小米坐下。小米坐下后长舒一口气然后把试卷还给身边的唐果,此时唐果正嘟着嘴看着小米笑,一缕午后的阳光正照在唐果的脸庞上,整个笑容都给小米一种暖暖的感觉。

就那样小米和唐果正式认识了,一纸小小的试卷,一个浅浅的微笑,一下子拉近了他们的距离。

小米和唐果开始礼貌性的谈话,开始在自习课上小声的讨论问题,开始在课下谈些和学习无关的话题,原来那个看似高高在上的唐果也是和小米一样的,他也会在不感兴趣的课上低头睡觉,会在自习课的时候看着杂志和小说,更会在生气的时候骂两声脏话,原来小米和唐果还是有共同话题的。

唐果本来热衷于网络游戏。可大学是不禁止恋爱的,青春男女的荷尔蒙在大学里升华,自然恋爱的温床就在大学里从一张小小的桌子,一个班,一个系,到跨系之间肆无忌惮掀起爱的狂潮从而建成了一张爱的大温床。每天看尽成双成对的恋情也就耳濡目染,不知何时爱意心生。唐果却一直没有勇气对小米说出心意。

一个学期后,唐果因为家里原因被换到了其他大学。小米一如既往的呆在原来的教师上着课,时常看看旁边的座位如今只剩下她自己一人独坐,风景这边独好却也使人寂寞。唐果换了学校后还是经常联系小米,说说新大学里遇到的新奇事,讲讲他在大学里的生活,或者有腔没调的一通闲扯。小米常常回想,那时候上课有唐果自己一起闲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幸福却是如此的短暂。

第三节

周末,宿舍,一张被明星美男包裹了全身的桌子,围绕着一群妙龄美少女正打着扑克,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的贴了一些白纸条,这时电话响了唐果打来的,小米接听电话。

“喂,美女。”小米一手拿着扑克,一手给手机连上耳机。

“你在干什么呢?”唐果问道。

“打牌呢,周末没事,在姐妹们宿舍里玩牌。”小米抽出一对3打了出去。“怎么又在宿舍里打牌呀?”唐果讨厌打牌,“就不能做些其它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呀?”小米随手接起前面的牌面又打出了一个5。

“难道没有男孩子约你么?”唐果试探地问道。

“我这么丑哪个男孩子会这么不长眼睛要我啊?”小米把一对8放到桌子上“再说了难道要我去追男的?那还不如在宿舍睡觉舒服。”

“看你这点出息,那你是要等男孩子追你喽。”唐果说道。

“是呀!一直在等待中呢,看看以后有哪个不长眼睛的男孩看上我。”小米打出去三张10单带一个9,这次的牌还是很好地,小米已然可以稳操胜券了。

电话那头许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小果。”小米又继续打出手上的牌儿……

“我喜欢上一个人了。”许久唐果幽幽地开口。

小米拿着扑克的手一抖,差点把扑克扔掉。心里恍惚地嘀咕:“他…

他有喜欢的人了!” 

“你有喜欢的人了?”小米平复了下心中的情绪有些酸溜溜的问道。

“恩。”唐果答道。

“那是谁呀?”小米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认识的”唐果说道

自己认识的,小米的脑海中立刻闪现过一大片他和唐果都认识的人,会是谁呢?始终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正欲试问。

“是你”电话那头的唐果郑重的说道。

“我?”小米一下子跳了起来,碰倒了放在桌子上的水杯。

“我喜欢你。”电话那头,唐果坚定地说道。

“呃…呃…”小米拿着电话不知所措。说实话小米对唐果是有感觉的不然在唐果说有喜欢的人时就不会心中恍惚。甚至曾想过像唐果表白可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彼此之间的差距是大了些。后面唐果又换了学校也就不了了之。

“这个不大合适吧。”小米支支吾吾的抽出一张2打了出去。

“为什么不合适?”小米明显的感觉到电话那头唐果的声音有些失望。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大合适啦!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小米想尽快结束这场对话。她心中害怕…

“就这些吗?”唐果的声音有些低沉。

“嗯”小米低声的回答。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小米呆呆的盯着手中的扑克有些眼花模糊了起来。

“小米,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心里不曾有我,而我心里有个你。祝你幸福。”那头刚话说完小米格外清晰地听到了电话里传来哭声,那是小米第一次听到一个男孩心碎的哭声,是那么的绝望与伤心。

“小果,你别哭,我…”小米对着电话只说了这几个字,还想在表达什么时,就听到电话里长长的嘟嘟声。

唐果挂断了小米的电话。

放下电话的小米有种如释重负的痛苦,刚刚是怎么了?其实…甚至都没有编出一条合理的理由,就拒绝了小果。小米感的心中空落落的,就像掉了什么东西似的。

“发什么呆呀,你输了。”小米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手里还只剩下一对王,可这一局却已经结束了。

小米把手中的一对王随手一扔洒落在了地上,然后蜷缩进被窝中,舍友们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小米,小米在被窝中默默流淌着泪水不敢相信自己竟在牌桌上莫名其妙的拒绝了唐果。

小米后来很多次拨出打给唐果的电话后又迅速地挂掉,小米想找他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小米真不知道当时为何如此懦弱,如此反复几次后也就再也没有找唐果的勇气了。后来时光一天天流走,小米在优秀的表现下捧着毕业证书光荣的离开校园,步入社会。通过摸爬滚打找到了很不错的一份工作。也渐渐地和唐果失去了联系,一切都那么模糊又那么不堪回首。小米万万没想到的是唐果还会打电话给自己。

“进来过得可好,顺心吗?”电话那头的问候言语柔和使人倍感温暖。

“嗯嗯,一切都好呢。谢谢你…”小米在电话里讪讪的回答。

“如今学业有成,可说是一路畅通了哦。”唐果说道。

“呵呵,还没那么厉害。别笑话我了。”小米轻声的谦虚。

“都当上总监了”唐果引以为豪,“说话还这么没底气可不行啊。以后要注意了不然怎么服众。”

“咦?”唐果怎么知道我当上了总监,前天才接到这个通知的,目前还没去上任呢,消息怎么走漏的这么快,“你怎么会知道?”小米不解地问。

“打听那么清楚干什么?知道就是知道了。”唐果说道。

“呵呵…”小米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她知道唐果有意不说,不明白自己在唐果面前为何总是没话说、没脾气。

“别在那傻呵呵了,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唐果问道。“我在西藏了,是西藏,你听。”小米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风啸声,“这是林芝的风声。”唐果的声音有些兴奋。

“你真去西藏了?”小米从床上站起来问道。

“当然,雅鲁藏布江款款流淌的河水就在我眼前呢。”小米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呼喊声,那是唐果对着远方大喊大叫呢。

没想到这个男孩真跑去西藏了。

记得那时唐果特别喜欢看旅行杂志,每天上课要用的教科书中总是会夹杂一本关于旅游地理的书籍,如:《世界地理》、《中国国家地理》、《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固铂天下行》、《行天下》、《时尚旅游》等书,没事的时候就会丢下课本低头翻看,有时候对着一幅图片看上半天。小米由于好奇总凑过去看看,在小米眼里也无非是一些山山水水了,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有一次,唐果指着一幅图片告诉小米“我以后一定要去一趟西藏。”唐果幽幽地说:“戴一顶鸭舌帽,挂一个相机,背一个旅行包,行走在天地相接的塞外江南,那是多美妙呀。”

“你要不要和我一块去?”唐果转头问小米。

“去,肯定去,死了都要去嘛。”小米欢快的应道,小米早在地理学科和平时的电视报道中多多少少了解到了一些西藏景观,拉萨、那曲、布达拉宫、唐古拉山、大昭寺和有西藏江南之称的林芝让小米很是着迷。

“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谁要是不去,谁就是乌龟王八蛋。”唐果和小米击掌为誓,当时只是觉得气盛使然。没想到的是几年过去了,唐果还是实现了当初的承诺,而自己早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此刻小米想起不禁唏嘘。

“你是一个人去的吗?”小米悻悻问道。

“不是,我和我老婆一起。”唐果没有体会小米的沮丧,平静的回答。

“哦,你结婚了?”小米感到有些压抑,和当初唐果告诉我有喜欢了的人时感觉一样。

“是呀,我早就结婚了。”唐果说道,“你等一下,我让我老婆和你说说话。”

“哎,不…”小米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唐果大声叫唤着“老婆,老婆,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要找你,快过来呀。”

小米心中想着“我和他老婆有什么好聊的,见都没见过。”

“喂,你好,我是小果的老婆,请多多指教。”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怪怪的。

“唐果娶了个外国人?”小米抛开心中的思虑,“哦,你好,你叫我小米吧,是唐果的大学同学。”

“哦,你就是小米呀!小果经常提起你的。”这个外国人的声音有些尖锐的,有种震动耳膜的感觉,“你是一个大大的混蛋。”小米暗自埋怨,这外国人说话不知情趣味儿,说着,说着就不对味了。

这是什么情况?小米有些气迷糊了,外国人都视自己如天王老子么?处处好像要高人一等,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小米姑娘,我现在正是对你提出警告,你要对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责的,你明白?。?rdquo;外国人继续说道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唐果找了个什么老婆呀,这平时怎么生活啊,小米反感起来。

“喂,外国佬?”小米生气了,“你是不是刚从精神科出来。”

“嗨,哈,哈……”然后我就听到唐果在电话里放肆的笑声了,可以想象得到那边的唐果现在一定是捧腹大笑。小米咬牙切齿气不打一处来,又苦于没处泄气。只好“哼…”

“你是傻瓜呀。”唐果在电话那头笑个不停。“我是一个人来的西藏,哪有傻瓜会陪一个疯子到处乱跑的。”唐果说道

“那你是没结婚了?”小米从嘴里蹦出来这么一句让唐果都有些惊奇的话。

“结婚怎么讲?不结婚又怎么讲?”唐果在电话那头问道。

“结婚了,就…就…”小米在嘴里含着几个字却始终吐不出来。

“你来西藏吗?”许久,唐果问道。

“好”这次小米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良久,电话那头没有什么动静,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和流水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小米,你是个笨蛋,大大的笨蛋。”唐果在电话那头骂道,“这几年里,你都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为什么不联系我,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结婚了。”小米听到唐果在电话那头呜呜的哭泣声仿佛回到了那天唐果像自己表白的场景,这次小米不再刻意去掩饰自己的心声跟着哽咽起来。

“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小米强忍住抽泣,吐出这几个字。

电话那头没有动静,小米心中万分紧张。

“喂,还在吗?”

“怎么了?”

“说话呀?”

“到底怎么了?说句话好不?”

“唐果?唐果?”

“叫什么叫啊!”唐果终于回话了。“为什么要来西藏?”唐果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因为我当初答应过一个男孩。”小米说道。

“还有呢?”唐果问道。

“那个男孩现在到了西藏,所以我要去找他。”

“还有呢?”唐果继续问道

“三年之前我错过了他,三年后我不想再一次错过他,错过了几年就够了,我不想错过一辈子。”小米带着抽泣的声音说道。

“哼,想不到还蛮油嘴滑舌的。”唐果轻声说道,“你是不想当乌龟王八蛋吧。”听到电话那头唐果爽朗的笑声,“我在第二普陀山中的佛寺等你来转动经筒。”

“还记得我们的暗号吗?”唐果说道。

“记得”小米说道,“噢,你也在这里吗?”

“恩,我一直都在这里。”电话那头轻轻地说道。

“咔…咔…咔…啪”墙上的挂钟时针和分针已经完全重合了。

明天,一个崭新的明天。

第四节

“帅哥、美女你们要点什么?”店里花季男女成双成对,聊的其乐融融,看来这店生意很火。

“你们这有什么招牌特饮吗?”清纯女孩微笑着问道。

“有的,请稍等。”小米细声细气,又柔和,又好听,很惹人缘,有这么一个女人在店回头客自然可观。

不一会儿,唐果端出两杯看上去很平常的冰饮交给服务员。服务员迈着轻盈步子将饮料送至那对男女桌前。那对男女各自抿了一口,然后齐齐竖起大拇指。

“请问这美味的饮料叫什么名?”男子像服务员问道。

“帅哥你喝的叫‘小果’,美女的名‘米惜’。这两者一起叫‘小果米惜’。”服务员兴高采烈地作答。

女子好奇的托着下巴问,“那这些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看样子二位初来我们这店,那我就给你们略说一二吧。”服务员如身临其境的解说,“那是一对情侣的故事……故事就是这样了,你们的饮料要是相互结合着品尝就能体会到不一样的味道哦。”

女孩追问:“为什么合在一起和有不一样的味道?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呢?”

“美女,至于什么味道还要你们自己体会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哦!”服务员说完转身返回前台工作。

二人听了将信将疑的照着服务员的后话尝试了下,喝完后男孩若有所思牵着女孩的细手像柜台走去。

“老板你们的‘小果米惜’很特别、很棒。”男孩开怀至极温柔的目光望着女孩,“我要像老板一样许尔一场旅行,就是这辈子像‘小果米惜’一样,一起喝味道才是最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至死方休。爱的诺言我们当铭记于心,就像‘小果米惜’真爱的味道。”柜台的小米和小果默默地点头鼓起手掌,突然全场的都跟着鼓动起来,送上了对少男少女最真心的祝福。

女孩微微点起双脚用幸福泪珠湿润了的嘴唇,在男孩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随后在掌声中相拥相笑着缓缓离去。

今夕诺尔一场旅行,来日伴汝朝朝幕暮。(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诺尔一场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