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home/wwwroot/www.wanzhanqun.com/apps/frontend/models/Article_Data.php on line 137

关于在短文学网写文章

我爱看书,爱写小说,也爱写写散文随笔。我的文采并不好,自然写出来的文章也并没有那么吸引人的眼球。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把我的散文和我的小说一同发表着,然而这终究不是我所希望的那样。我不希望看到我散文的人是用看我小说的眼光去看待她的。所以,我找到这里来了。或许其他网站还有很多,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

既然爱写,也就爱分享,所以我带了两篇以前写的文章过来。当然,先声明一下,这两篇文章是不加进我以后所写的。具体的,下面会说明的。

其一《月是故乡明》

更完小说,已经夜深了!从我的坐着的位置上透过小窗看出去,看不到月亮,外面有走廊,屋檐太宽,实在可惜。要是真能看见月亮,我带是很希望此时此刻能有人为我拍张照片:深夜,我,小窗,屋檐,月亮,朦胧!留给多年以后的自己回忆!不过也只是我一时的想法罢了,毕竟,我一个人静静坐着,抚摸着熟悉的字母。毕竟透过小窗看不见月亮,只有走出去,马就走出去吧!

我点了一根烟,踱步出去。月亮呢?我转身抬头一看,原来在我背后啊!这月光为何这么熟悉?我霎那间想起曾经多少在背后注视着我的慈祥目光,可惜都不在身边。

漫步在月色中,有一种成就感。我忽然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只是我这里只有月色没有荷塘,无幸欣赏到那番景色。虫鸣是少不了的,到很是和谐,似乎这美妙的声音是月光发出来的。

两边的房子刚好挡住了周围房屋投射来的零散灯光,这条路上只剩下月亮铺设白色大道。这是多么美妙的感觉,这是多么美妙的时间啊。我贪婪的欣赏着一切。去低头看那白色,去侧脸望那些影子,和谐而又安详。沐浴在这绵绵的月光中,感觉真好!

我突然想起了故乡的月亮!只剩下了模糊的印象。不是我岁月过得太久,只是从来没有这么好好地和月亮对视过。对如同和所爱的人对视!现在,我也是那只爱流浪的兔子先生了。可正如兔子先生对小孩所说的,“但渺小的我,流浪的步伐,还没发停下!”我也时常怀着兔子先生那句“有人会牵挂,别惹我哭了”的恐惧!虽然自己变成了兔子先生,但绝不能幻想自己是一只幸运的兔子先生。

也罢,不去想这些!还是看看这美景吧!大概我是神经质,转而又担心起来过会会将这些美景忘记,害怕我的想法躲藏。烟也是抽完了,在夜空中,在月色中划过一道美丽的红色弧线。我并没有走出多远。我叫快了脚步走回室内来不及去欣赏其他美景。我匆匆回来记下这一切,因为我害怕再走下去,我这愚笨的脑袋会忘记之前的景色。我想说的是,得此一段美景足矣,得此一是美景足矣。驻足,收藏,爱之!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珍惜吧!

哦!对了,忘了一件事,月亮啊,替我想故乡的明月问声好!

2015.9.28.1:19

9.27中秋节

记于厦门

其二《游西湖》

于3月20日,游西湖。坐公交至华园,转地铁至龙翔桥,步入西湖,湖面宽广,心境顿开。时,风颇大,水波阵阵,拍打于岸,节奏顿生,如击鼓奏乐,动人心弦。面湖左向走,岸,柳树成排,梢嫩绿,风浮动柳条,带绿斜飘于空,如油画映于悬空。友不同,催予快走。

于一亭,记曰清皇帝曾于此发而游湖。又至一像,为钱?,字具美,杭州临安人,世人谓之钱公。其像霸气外侧,背囊持弓,目直视,吾油然敬之。然吾友又催。于石砖路走,旁有草坪,芳草青儿可爱。过一桥,名肖公桥,又名报恩桥。

走至雷峰塔,径有樱花,开漫树,满眼粉涛。催吾走,问曰又做甚,吾答之,看花。旁一游人笑而曰,汝看花,花看汝。顿生感悟,觉花下闻此言甚美,然不知美于何处。

塔内旧迹,于玻璃围之,不得入内。其内钱币甚多,我亦投之,许一愿,有觉自欺欺人感,然必是己之美好。

塔二层,置木雕,记白娘子许仙之美传。三层古诗。四层于外置望远镜。 五层为顶层。每之一层,必于外观之,望西湖,见苏堤,横跨湖面,然雾气,只见大半。旧塔曾七层,吾思原甚是观湖之圣地。塔背山而面湖,好风水哉。

此游半而至,吾决下次重游。虽半至,然得此一言,足矣“汝看花,花看汝” 。美哉!美哉!

记于杭州

望读者不要见笑,文章有点不伦不类的,然终究是我的真实情感。

前面说我爱看书,但是可笑的是我前几天才看《史记》。为什么说自己可笑?当我翻开输下去的时候才知道这几年都不知道干嘛去了。然而我买的并不完整,于是在网上马上购买了一整套。我为什么说这个,我寻思着,或许我想写《忆童》这么本书和看《史记》有一定关系。

有些天晚上,我忽然会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眼睛迷迷糊糊。所以其实我本不只是想写一篇文章而已,我是想写一本。然而一本终究是一篇篇所构成,我也不必计较在这平台不能给我文章集合取个名字。既来之,则安之嘛。前面也特地地解释了一下我带来的两篇文章并不属于我之后所写的里面,也就是说,不属于《忆童》里面的。

总而言之,我这么罗里吧嗦的不过是起个书名罢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关于在短文学网写文章
上一篇:小城记事(5)
下一篇:忽而老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