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皮箱

姥姥去世后,在整理遗物时,我们找到了姥姥的皮箱。这是姥姥的娘家用上等牛皮专门为待嫁的姥姥订做的,细致均匀的针脚写满了娘家人对姥姥的殷殷祝福;暗红发绿的铜栓记录下几十年来的岁月沧桑。

当年,它装着姥姥的嫁妆和对新生活的憧憬陪同年轻的姥姥来到了姥爷家,从此过起了相夫教子的日子。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这个皮箱总是高高地摆放在碗橱的上面,看门的铜锁从没有被打开过,因此,无限的神秘感总是填满了我好奇的大脑。我也少不了问姥姥里面都藏了什么奇珍异宝,当然,姥姥的回答总不能令我满意。

姥姥的娘家虽算不上是大户,但日子也过得殷实,这样的人家出来的姑娘,嫁妆怎么可能会少?

母亲说,姥爷的家境在过去也是不错的,因此,我猜想,那个“价值连城”的皮箱被姥姥带来后也一定塞满了姥爷的所有家当,要不,那把铜锁为什么从未打开过?

姥姥是姥爷的第二任妻子,姥爷的前任在生下舅舅后不久便撒手人寰,于是嫁过来的姥姥就这样成了年仅三岁的舅舅的继母。

做了继母的姥姥,对待年幼的舅舅视如己出。后来,姥姥又先后为这个家庭生下了包括母亲在内的四个女儿。这也更使得姥姥对舅舅关怀备至、宠爱有加,生怕因出现半点差池儿而糟到左邻右舍的非议。

舅舅就这样在娇生惯养中长大,姥姥皮箱里的“宝贝”也在舅舅的成长中一件一件不断地减少,它们换来了舅舅优越的工作、宽敞的房子,还有刁蛮的舅母……

从此,舅母成了家里的当家人,舅舅更是把舅母的话当成了圣旨。他们的目光盯紧了姥姥的皮箱,生怕那些藏在里面的好宝贝也会成为妹妹们日后的嫁妆。

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舅舅和舅母经过反复思想斗争,总算忍痛答应把家里一面破旧的梳妆镜送给母亲作为陪嫁,以后三个姨母的嫁妆更是让舅舅舅母伤透了脑筋。姥姥的皮箱成了敏感时期姨母们的“禁地”。

姨母们都出嫁了,姥姥皮箱里的宝贝也如愿以偿地成了舅舅舅母的家产。

姥姥是在二十年前姥爷去世后被父亲赶着牛车接回我家的,陪同姥姥的仍然是那个皮箱。只不过姥姥已不再年轻,皮箱里装的也不再是姥姥的嫁妆,而是几件破旧的衣物以及姥姥对舅舅满满的失望。

姥姥没有留给女儿们半点财产,却享受了前半生不曾有过的照料。从没吐过脏字的姥姥,在弥留之际,嘴里却在不停的骂着什么,冥冥之中我似乎感受到了姥姥的抱怨,她抱怨命运的不公,抱怨舅舅的无情。

二十年来,姥姥再没有回到那个与姥爷共同生活的家,再没有见到过曾寄予厚望,期待养老送终的舅舅,姥姥的皮箱成了她对老家唯一的念想。

姥姥走了!我们把纸钱连同这陪伴姥姥一生的皮箱一起捎给了去往天堂的姥姥,衷心祝愿姥姥在天堂幸福安康!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姥姥的皮箱
下一篇:袅袅的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