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苦木人(五)

苦木人:

你看不到我活着的世界。是的,我还活着。

听说你是被草草“埋葬”的。我不信,去往那片坟墓,远远便望见你可怜的归宿。一坨散沙,它早晚会被散尽,一方扭曲的石碑就像无源的水,任凭它流向一边也不曾归来。一片片飞舞的纸钱自七月十五以后便开始缓缓飞舞着。到了八月初却也时起时落,仿佛是蝴蝶随意的休憩。

这就是你永久的家。说实话,海葬对你来说真的是一种较高规格的礼节。海面深沉的存在,却也不曾记得它自己究竟是谁的坟墓。

一夜雨至,平淡无奇,醒来已是又一天。新的太阳,新的云彩,蓝天海面都是最新的,让人欣喜令人兴奋,可我不知你的家究竟是筑在雨夜里,还是毁于转瞬之间。

那是你的坟墓。嗯,就低矮的沙丘一样的坟包甚至更加低矮,几乎没有什么掩饰的棺木的红漆早早褪去,木料也侵蚀的严重。

我吃惊。只一个动作,我便又可以看到你死后的模样,而且,绝不会像临死之前那样怯懦,颓废。

你不是沉入大海了吗?

拿着你的头骨——不,是你的照片,我感慨万千。是的,你的死是我凭空臆造出来的,你的坟墓也不在任何地方,你没有死,和你也没有生。可我是否希望你生呢?

我只知道,在那个遥远的地方,辽远空旷的无人之地必定有那么一棵树,它矮小,却很粗壮;但歪斜,却很稳重;它毫不起眼,却饱经风霜;它沉默,它隐忍,最终长了一树的苦木。无边的落木,皆是苦的。

在那个遥远的地方,无际的,平静的大洋深处,必定有那么一条鱼儿,它普通,却善于遨游;它路过这里,发现了他们。在那最深的海底——阳光直射不到的地方,那真正的幽暗深处,那地狱的大门前,真真正正的有人当着鱼儿们的面,飨受了海葬,最终与鱼儿相处,直至大海干涸的那一天……

无名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寄苦木人(五)
上一篇: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