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的邻居

我们曾是多么有缘,在茫茫人海中交换名字;我们说了多少句无奈的再见,没想到真的很难再见;我幻想过无数次和那些认识人再次再见,甚至是偶遇的画面,有一天我终于和我最熟悉的你再见,竟说出了那句“相见不如怀念”。

再见,偶遇,一个多么闪亮的名字!

今晚与曾经的邻居一见,让我体验到了偶遇的力量,欣喜!

我已经一年没有来到这个地方,邻居的主人已换了模样,世间一切都存在变换。

我的邻居是一家四口,全家靠开麻将馆维生,我和她家女儿一同去逛过一次街,记得当时她似乎是发烧了,额头上贴着一个退烧贴,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东西存在,现在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而我,也再也没有见过她,自从她有了男朋友以后,似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邻居这个家,只是会打电话给邻居,似乎嫁的很远,邻居也说着气话,说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生为女子的我们,有一天都得出嫁,空间距离近点总是好些,多点陪伴,多点常回家看看,那时候这些做法就成了父母最大的奢望,也许会成真,也许各自无奈。

其实我对邻居知道的也很少,但能在这样一个彼此背井离乡的城市里成为邻居,的确难得!她经常和妈妈交谈,聊的也算欢,这些,也都是妈妈告诉我的。

邻居一家姓阮,对于这个姓应该不是很陌生,《水浒传》中的阮氏三兄弟便是这个姓,当时读此书的时候,便觉得此姓有个性,只是没想到,现实中会真遇到,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一般。

我现在在这里,几乎天天能见到的是她老公。她老公买了一辆新车,天天把车停在我们店铺的对面,做着开车赚钱的工作。我几乎没有同这位叔叔说过话,这位叔叔给人一种不爱讲话,有点让人害怕的感觉。似乎,别人在谈及我给她们的第一印象时,都说我是这样高冷,甚至有点傻傻的形象,哈哈,也许我的表情出卖了我的热情。面相的确很重要,怪不得那惹人疼爱的女子,多得几分别人的友好回馈呢,而我,估计形象全毁这表情上了。

他们已经搬到了一个小区里,空间距离,我们应该离的不远,但要说见面,的确也不容易。

我像往常一样每天都要往这条繁华的街道逛去,像在校园一样,去溜溜。我每次这样说,旁边那人会说,溜什么溜,我们又不是那什么,是的话,我们都是那单身中的那条。好吧,去溜溜,看看外面的风景,舒展下身心,也是极好的。

我走着走着,不是那种漫无目的的走着,所以沿直线走着,所以快步地走着。突然,有个人在我身边向我招手,我脑海中过滤最快的信息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还会有人认识我?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是谁,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那头剪了的短发,邻居,还是那样年轻,那样友好,我们寒暄了几句,便往南辕北辙的方向驶去,我们没说再见,再见,是期许。

祝福我的邻居安,祝愿所有的不期而遇不说是热泪盈眶,至少是觉难得觉可贵。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偶遇的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