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处是田斜坡是家

  诗  勇
  
  走过了一些地方才知道,家住平地与屋居斜坡感觉完全不一样,广西与贵州交界的一些山村就是典型的山居样式,除了都安东兰凤山是吊脚楼之外,别的地方如天峨县也有楼上住人楼下是牲畜的仿吊脚式样房子。在桂西北走一圈,你的眼睛总是被一座座绿色的屏障所遮挡,这山看着那山高。
  
  走访这样的山村,你一定不要以为你要去的村子会闪现于你的近前。一般是在乡间公路岔口处,往纵深走,或许还过小河,沿机耕小路在不规则的稻田间盘桓,随坡型蜿蜒而上,散落于各个凹处,那才是你要寻找的村落人家。
  
  要是在十多年前,这些乡村基本上还是土墙加茅草。近两年,一幢幢楼房建了起来;建好人住的能防冰雹的平房的同时,猪圈也在大幅度地改善着,由两间变成了多间,由盖瓦到钢筋混凝土屋顶,让那些猪宝宝们也感受着时代的变迁。养猪,人们不再满足于养一两头猪到了过年才宰杀,而是七八头,甚至几十头地养。
  
  人们栖息于这样的地方,勤劳是他们必须从上辈那里承传的精神品质,拿出战天斗地的勇气,春华秋实才成为可能。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忙忙碌碌中,每每戴着明月从地里归来时,顺手从精致的坛子里舀上一勺酿好的烧酒咕噜下肚,精神又抖擞起来,一家人忙于烧火喂猪做饭,然后围于桌边,悠然自得地享用着出完一身子力气后的晚餐,格外的香甜。一些年轻的妇女们在饭桌上便谈起了电视里近些日子播放的连续剧,说着说着她们又陆续地坐到堂屋,打开了电视机。
  
  年轻的媳妇还记得水缸里的水已经舀到底了,于是踩着月色或是打着手电筒去寨子顶上的水池接好自家的水管,开来了叮咚的水。男人们三五个聚在一起,没有什么荤菜时,炒一碟爆得噼哩啵??幕贫梗?谂?嗣堑某林氐难燮さ紫拢?俪俨皇掌鸷染频拇笸耄?廖藜傻?厮底挪蛔疟呒实男?埃?山罨盥纾?坪跻?岩惶斓睦屠坌Φ簟?br />   
  四季更迭,一个寨子都在田里或坡上和杂草争土地的养分,今天你家要几个劳力一起去烧土,明天我家找几个邻居一伙插秧苗。总是这样互帮互助,每一家的土里少不了苞谷、旱谷(在旱地里种的糯稻米)、棉花加夏季瓜果。有时还种些高粱、小米,不至于让一些土地丢荒。
  
  我们那里的父老乡亲有一种“换劳力”的劳作方式,今天集中到这一家干,明天集中到那一家干。每天,早早地喂饱了猪鸡鸭后,太阳有几杆子高时,吃了早饭,由“换劳力”一家统一带上午饭,带上水,到地里一字儿排开地干了起来。
  
  大伙儿干到午后的一两点钟,感到饥肠辘辘了,便甩下手中的工具,集中到稍微平坦一点的有点树荫的地方,一齐动手。一钵炒得有些糊的辣椒西红柿,放的盐绝对咸,外加一钵有几块肉丁的炒菜,还有一个用宽肚铝壶装的菜汤。将那带着土粒和杂草星的手,稳稳地握住木制的饭勺,往自己的碗里紧紧压上几勺饭,围成一圈儿狼吞虎咽,那怕那时有点感冒或是发痧,灌了这一肚下去,八成是被一身的汗排出来了。那是在坡上的人享受最幸福的时候啦!
  
  近年来有了退耕还林政策,终于让汗滴禾下土的农人逐渐从地里得到解放。人们的意识中有了对一直以来政府宣传的封山育林的更加清醒的认识,“山上种了树,等于修银库,下雨它能吞,天旱它能吐”。看着山上过去是为了种粮食而被毁了植被的土坡又因为种植了经济林而日渐绿浪翻滚起来。他们都说,这时代算是被我们农民赶上了。
  
  是的,没有哪个朝代让农民这么得实惠,这是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我听说过一个地方农民的玩笑话:“你再不认真抓自己的收入,让你当干部去!”玩笑的用意是正是反,分析难周,但从一个角度来讲,他们认为当农民自有一番施展拳脚的天地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我们这里的父老乡亲,还没有达到能“罚”自己家人去当干部的程度;送孩子走出农门,仍是他们一辈子含辛茹苦的终极心愿,何况,让精神接受最先进文化的陶冶,也不是金钱能够取代的。
  
  又到了一天的黄昏,走在粗石子铺成的有小桥流水的回家的路上,赶牛的几个老头絮絮叨叨着过往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跑出一群小孩,相互追逐,又一溜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串欢笑被山风吹得好远……“今天放学那么早……”老人们心里念叨着关于学校的事,他们的脸上因此而荡漾着最幸福的波纹。
  
  这桂西北山区中鸡窝子里的人家呀……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平处是田斜坡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