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之恋

故乡的小河,是培育我成长的生命之河。河水清澈见底,浪静风平之时,河面像一面巨大的明镜,照出了河边茂密翠绿的竹林的倒影,白天照出那玉盘般美丽的太阳,夜晚则照出银色的月亮和星星。当行人在河边走过,尽可以在河水中欣赏到自己的音容笑貌。白天,在岸边竹树、荔枝树、龙眼树的遮荫之下,姑娘、小伙、大叔、大婶们在河水中一边乘凉,一边洗菜、洗衣,河水把人们的欢声笑语传到远方,让整个河面流淌着农家的欢乐。河边的行人走路口渴了,随手掬一口清甜的河水以解渴,像吸饮琼浆玉液,有浑身畅快之感。几十年前,家乡没有自来水,人们就用水桶把河水挑回家煮饭炒菜,吃得津津有味。家乡的小河水还养育着各种各样的鱼虾蟹类。乡亲们常常几十人聚集在一起,张开大网在河水中顺流而下进行打鱼,一走就是十多公里,每次打鱼都收获甚丰。
  
  我们一群农家孩子黄昏时牧牛归来,迫不及待地敞开胸膛飞向河岸,一个个怀里鼓满晚风。群童出没在深深浅浅的河水中,沐浴,游泳,潜水,“打水仗”。夕阳把漫天飞舞的水花染红。污泥、汗珠、喧闹声、山歌声,一齐溶在水中。孩子们就像走进了“极乐国”,一洗疲惫,浑身舒畅、清爽,简直有飘然欲仙之感。
  
  家乡的河水不但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故乡人,而且哺育了漫山遍野的绿色植物。河岸的茂密竹林,固然是吸吮了小河的乳汁而茁壮生长。漫山遍野的稻田、菜园、荔枝林、龙眼林又何尝不是依靠清甜的河水的滋润?乡亲们用抽水机把河水抽到山顶水库,然后沿着漫长曲折的水渠哗哗奔流,去灌溉各种各样的庄稼和树木。当我们在婆娑的竹林里享受捉迷藏、玩游戏的乐趣的时候,当我们在荔红稻黄的时节,爬上荔枝树、龙眼树、杨桃树去品尝水果的清甜,在打禾机旁边享受水稻丰收的喜悦的时候,我们怎能不深深感受到这里河水的恩泽?
  
  故乡的河水还给了我们舟楫之利。山区的土特产运向大都市,故乡的父老外出“游埠”,都是靠船装艇载的呀!难忘那在额上深刻着岁月沧桑的过江渡船的摆渡老人,在家乡还未有大桥横跨河上的日子,是靠他们一竹篙一竹篙地把人们渡向对岸的呀!
  
  啊!我真不敢想像,一旦没有了河水,家乡的父老乡亲又怎能生存下去?
  
  近年来,我每次回家乡,都感到家乡的面貌日新月异,突飞猛进。新楼林立,大桥飞架,道路四通八达,河上舟楫全面停航,载货载客均用来往穿梭的汽车所代替。家乡还建了飞机场,乡亲们可以坐飞机直达广州和其他都市。家乡建设的发展令我兴奋不已。但对河水的利用又使我深感遗憾。河水流量日益减少,而且十分混浊。过去清澈见底、明净如镜的河水,今天已经浊得不能饮用,乡亲只好打井以解决食水问题。为了修公路、建楼房,河边的竹林被毁了。道路四周尘土飞扬。我想,城乡的现代文明建设,假如可以不用损害自然环境和生态平衡作为代价,那该多好!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河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