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凉

人生的磨难和琐碎就如永无止境的往复循环的苍凉。而这一切正像真实而安稳的人生,其实每个人都活在永恒的苍凉里——说不尽的苍凉……

浓雾渐渐散去,才值正午时分。懒懒的拨开橙黄色的窗帘。窗帘看起来质地一般,但这颜色与屋子里洁白墙壁的颜色形成了互补。而木制的地板恰巧也是淡黄色中略带白色,床头那盏灯却异常显眼。我最爱这盏灯的时候是在晚上,可以把它打开,自己借着灯光去翻阅散文,阅读小说。这便另有一番趣味了。

关上门,这里便成了一大间空房。像个清新的世界!我在空荡荡的地板上行走,就像是在陶醉的世界里漫步。静静地,但又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可房间太空了,空的只剩下灯。只有打开这所有的灯,这样才能够装饰整间屋子。不免又觉得灯光不够。坐在床头,打量着熟悉的一切,它们只是静寂地驻足在这里。于是便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我每天都要整理它们。不时觉得,空的好!我需要这绝对的寂静。从搬进这里的那一刻起,就在慢慢的习惯着这房间,这墙壁,这隔着玻璃的纱窗,以至于所有的一切。现在,什么都不想,不愿去想。可憎的人,可爱的人。只是在电话中传达对友人的关心与问候。有时间就在一起聊天,逛街,吃饭。这并非偶然,确定我们都是快乐的,这样就够了。这便是青春与友谊,味道是甘甜爽口的。

大多安静的时候,在心里跟自己说话。却是那样的滔滔不绝,又显无聊。因为我的世界太过拥挤,也该在适当的时候保持安静。但屋子实属空的,心里也是空的。想起什么人来,便觉得有些渺茫,如同隔世。现在这一切,与过去毫不相干。人也需要这样来安慰自己,不必去太过难受。

有时候并不是要刻意去保持距离,只是出自于现实的一种隔绝罢了。其实人都是自私的,并非懦弱。每次被“请”到一个熟悉的地方去,在返回原地时,觉得万分委屈。失败到不得不去听一种真情而无实质的呼喊和无反击之力的沉溺而失声痛哭,或者是哀喜交集的。也没有怒,连惭愧也不是。只是一腔的怅然!就如夏天的太阳,痛快地,哗哗地,想要吸干人们体内的水分一样。当水分被吸干的时候,人就成了一片金叶子,轻飘飘的,然后在空中缓缓地下坠。

因为有太多的借口,有的人的恋爱内容只是调剂自己空虚的心灵,慰藉无所归依的精神。可我自己却变得无法自如的应付,怕这是个绝望的冒险。身边的朋友皆是。他们讲究的是精神恋爱,所以她们总是觉得骄傲。也许在这个不可理喻的世界里,需要找一份感情的信仰和精神的寄托。我倒也赞成!因为精神恋爱的结果就是结婚,而肉体之爱往往就停留在某个阶段,很少有结婚的希望。女孩们都想在怆惶中找到一个坚硬的臂膀和一份安定的生活,这也是一种人生中最浅显得准则。有些人往往押上自己所剩的青春和一种“淑女形象”为赌注。赌自己一生的幸福和稳定的物质生活,禁锢在自己所谓的追求里。那以后呢?关于以后,谁都不知道,也无须替别人操心。虽有因果,也不必为此大惊小怪。

眼睛因为感激所以湿润,亲吻着流在嘴边的泪水,才知道这是绝望的开始,又是启程的希望!生活却还是正常和明亮的,至少在我看来。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苍凉